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旅游

原始战记第六三一章新的改变

发布时间:2020-01-24 07:12:07

原始战记 第六三一章 新的改变

守卫农田的人晚上若是抓到虫子,会挑出一些放起来,等邵玄有空了过去看一看,若是有新的陌生的虫子,邵玄会挑出来同之前那些放在一起。

生活在山林里久了,也能根据那些虫子的形态,推测出这些虫子可能给人带来的威胁。多认识一些,到时候远行也能提前防备。

防蚊虫的药草和颜泥都有准备,越往后天气越炎热,到时候等雨季结束之后离开时,他们也都穿无袖的衣服了,甚至有些几乎光着膀子,而那个时候就得涂上一些用药草制作的颜泥。能起到伪装作用的同时,还能驱赶蚊虫。

雨季在月圆之前,现在看天空中的月亮,雨季已经很近了。

在雨季到来之前,长舟部落的人再次前来。只是,这一次他们的目的并不全是炎河交易区,他们是来给炎角送船的。

在他们离开炎河交易区之前,双方曾经商谈过,那时候长舟部落答应会送两艘船过来。

因为去年的天地灾变,长舟部落的船队毁了不少,他们自己部落的船只都不够用,今年新造出来的船数量也有限,能给炎角的也只有两艘,否则就得继续等,造船也是需要时间的。

而且,长舟部落的人在造船一事上讲究颇多,要求很严,每一艘船花费的心力不少。

送过来炎角的这两艘船看着与他们以往船队里的船差不多,只是多了船帆而已,但其实并不止如此。

今年长舟部落在造船的时候,做了许多技术改进。

船内多了数个槽,邵玄下去看过,那类似于水密隔舱设计,若是遇到意外,只有一两个破损舱进水的话,其他舱仍然是好的,它们提供的浮力让船只不至于就这么沉了。这样一来。就让船只拥有了更强的抗沉性。这也是邵玄佩服长舟部落的原因,他们总是能在造船一技上出人意料。

或许是去年的天地灾变给了长舟部落人水密隔舱的启示,又或许,长舟部落的人早就有这方面的想法。谁也说不准。

就算没有这些,同样的材料造出来的同样大小的船。人家就是造得比别人结实,这点就算是邵玄也无法摸清这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秘密。长舟部落在造船之技上,对得起他们的部落名。也的确要超出其他部落很多。

这一次长舟部落带过来的两艘船,的确是很有诚意的。比当初在凶兽山林的时候,因为青面獠牙的事情而送给炎角的船只要好得多,那时候长舟部落送过去的船只是看着还行。但真正使用起来,完全无法与这两艘比。就算两艘船相撞,先毁损的肯定是以前那些船。

见炎角对这两艘船还满意,送船过来的人心里舒了一口气。不知为何,他们在别的部落面前能傲气,但一碰到炎角,总感觉气弱。尤其是见到邵玄的时候,总担心他一甩袖子再喷出火来。

验收完毕,长舟部落的人又去炎河交易区扫货,这边的很多东西,还是非常吸引他们的。除了兽皮兽肉之外,还有鱼皮胶,木材等,都非常吸引他们,他们之前让炎角帮忙找的木材都放在那边的仓库里面,到时候离开顺便带点回去。凶兽山林的那些坚实的古木让他们眼馋了好久。

长舟部落送船过来的两天后,雨季开始,连续的雨天让炎河交易区内顿时冷清下来,一直忙碌的人也有了清闲的时间。

征罗将这段时间在交易区搜集到的信息递给邵玄,关于炎河一带的部落,他们又知道了三个,只是离这里稍远,而且,也只是知道大致地方,并不知道那几个部落的确切位置。

“其中一个部落应该与你们以前说的,那个已经在天灾中消失的罗部落差不多,他们带来了不少捕鱼的,应该是捕鱼为生的部落,但他们比罗部落幸运,在天地灾变中完好地活了下来。还有一个部落……”

征罗将自己知道的都说给邵玄听,邵玄则在兽皮卷上一一记载下来,这些他在后面的炎河下游远行时,有机会确定一下。

收集信息之后,邵玄回本部,上山去找归壑商议远行的人选,两百人,已经基本确定了,做的核对。

到山上的时候,邵玄正好看到已经退居长老之位的两位前任巫正在争论着什么。

自打归泽接任新的巫,这俩老人就不再居住在属于部落巫的屋子里了,而是又建了两个屋子,挨着的,有事也方便商议,只是,这两人每次说着说着就吵起来。

邵玄过去的时候,这俩老人正吵得差点拿拐杖打起来。

“怎么了这是?”邵玄问道。

“阿玄你来得正好,快过来看看,我新画的图。”老头将邵玄拉进屋说道。

邵玄顺着这老头所指的位置看过去,那里放着一个块并不厚的石板,石板上,是一团乱糟糟的颜料。

这让他看什么?

见邵玄疑惑的眼神,老头也发现了石板上的问题,“哦,不是那个,那是以前画的,是这边这个。”

巫指向旁边的桌子上的一片宽大的叶子,叶子上也用赤红的颜料画了画,这个就清楚多了。

叶子上画的画让邵玄诧异了一下,原以为这老头习惯性地画一些事物画,比如近见到的人或者物,发生了哪些具有重要意义的事情等等,一般是具有叙事性质的画。而这叶子上面画的,则是不久之前炎河交易区举办盛宴的时候的一个画面。

虽然巫的画仍然非常简单,但并不妨碍邵玄从那个轮廓和图形认出来。因为那个画面,邵玄后来听说过很多次,也有人画给他看过,虽然不怎么形象。

“这是……先祖的火焰巨人?”邵玄疑惑,不明白这老头到底什么意思。这两位争论这么激烈,就是为了先祖的火焰巨人?

“正是!”老头非常激动,小心将那片叶子拿起,指着上面的画,“你觉得如何?”

“这画简单明了,画出了先祖的神韵。”邵玄道。

“不是问你这个画画得如何,我是问你,你看到先祖的这个样子之后,有什么想法?”老头又问。

想法?

面对先祖,还是个不算清晰的火焰巨人,能有什么想法?

邵玄仍旧抓不住重点。

“是不是感觉,先祖的这个样子,特别好看?”老头期待道。

特别好看?哪里好看了?邵玄继续疑惑。难得从本土炎角人口中听到“好看”这俩字。

还是站在旁边的老太太一言道明,“他是想依照先祖的火焰巨人的样子,做出新的祭祀礼服来。”

“新祭祀礼服?”邵玄愕然,再次看向叶片上的那幅画。这么一看,的确有一种乘风而行的飘逸和豪气。

只是,以往炎角人不是很看不惯这类造型的吗?他们不是都觉得,这种衣服穿着对于狩猎没有一根兽毛的用处的,简直丑爆了。

就连邵玄因为多年的熏陶,思维都被影响到,有些时候审美异常。

可是,现在邵玄听这老头的意思,是觉得先祖这造型真是美啊,并且觉得这是先祖的一种提示,就是告诉他们,祭祀穿的衣服可以换了。

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炎角人心里,先祖的,都是好的,即便以往他们不喜欢的样子,若是先祖弄出来的,他们都会尝试接受。

老头这是想改一改炎角部落祭祀时的着装,但老太太反对,不是她反对先祖的造型,同样的,她也觉得先祖那造型挺好,她只是不认为每个人都必须穿那种,先祖是代巫,所以那样的衣服,做出来也只能给巫穿。

邵玄想象了一下那飘逸得恨不得上天的造型,再想想部落人穿兽皮戴兽角脖子上还挂几串兽牙项链,手提一把一人宽青色大铜刀,脚踩白刃兽爪鞋,腰系一条五彩斑斓蛇皮带的样子。

这强烈的反差……

“您二位继续讨论。”

很多改变,并不是邵玄刻意带来的,而是这个世界,这里的人,因为某些事情而自发的改变。(未完待续。)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主治医生
深圳仁爱医院联系电话
山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阳痿费用
辽宁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