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旅游

永恒蓬莱第四十章城主府

发布时间:2020-01-24 03:14:42

永恒蓬莱 第四十章 城主府

“齐风,你真知道狐仙是谁,是不是骗金断的。”

齐风笑了笑,“只是感觉,我的感觉很少出错。”

夕遥翻了翻白眼,“很少出错,又不代表不出错。还不如让我跟马儿沟通,直接把他找出来。”

呼延昭道,“找出来有什么好处?”被盗的马儿和诛邪剑已经不在狐仙手中,找出来,反而会发生激斗,阻挠他们追击“府中剑”。

“金断激我们进去,无非就是想借我们的手,留下狐仙。因为他知道,哪怕找出狐仙,他一个人也留不住对方。”

齐风笑了笑,“找出来,他也能出名,只是未尽全功,恐怕有些遗憾。”

“你的名头倒是挺大的,他一心想要踩着你出名。奈何你不吃他的激将法,让他徒呼奈何。”

呼延昭和齐风相视而笑。

“那你説説,谁是真的狐仙。”夕遥实在很想知道谁是狐仙。

齐风摆了摆手,“我不知道。”

“那你先前説你知道。”

“只是感觉,在感觉未被推定成真的时候,不会透露分毫,因为感觉有时候也会骗人。”

夕遥对这个説法不理解,对齐风不满,“那你説你知道了,岂不是骗人。”

“我是知道啊,但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不是真的,不説出来,也不矛盾啊。”

这还不矛盾,夕遥决定不纠结,“你説金断能不能够找出狐仙。”

“能找出,但是会经过很多曲折。涉案之初,若不能拟定大致凶手。那么后面受到真凶干扰,就会偏离真相。这就像下棋,凶手想引你入局,你想破局。就看谁更严谨,是破得了局,还是入局不出。狐仙的幻术,显然是制造迷局的手段。”

呼延昭决定不去想这么头疼的事情,“咱们还是想想实在的,怎么找“府中剑”,找到之后,又该怎么对付。还有那个符师,咱们怎么才能破了他的符字,抢回诛邪剑。““那个符师很厉害么?”

夕遥不以为然,困字符对他根本没有一diǎn作用,倒是陆轻轻的剑法,他觉得很厉害,实在让他手忙脚乱,还挨了几剑。

不同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截然不同,所以得出的结论也不一样。

呼延昭和齐风忌惮陆咏,夕遥却怕陆轻轻。

“别告诉我,你都没有睡过去。”

“没有啊,倒是那个xiǎo姑娘的剑术不错,弄得我手忙搅乱。”

呼延昭怀疑,“真的很厉害?”

齐风叹了口气,“别理他,就是个怪胎,不过下次,可以让夕遥,试试能不能破了符术,咱们远远躲开。”

呼延昭望了望天的那一头,“他们此时恐怕已经到了云慈城。”

轻功再好的人,在长途路程里,也没有骏马来的快,但夕遥他们实在落后了太长的距离,所以赶不上。

“云慈城,不是天府城么?”

“云慈城位于郴州西北方向,这座城的历史源于天府城的建造。天佑王朝拆三山而筑六城,郴、池之间的兵慈山,在当时,还是猛兽横行。如先前遇到大蛇之类的猛兽,比比皆是。为防止猛兽攻击,在此铸造了一座城池,作为修筑天府城的中转城市,这也是郴州座不是靠近河流的城市。”

自古居民逐水而居,各类文明的伊始,便自河流开始。郴州天府城闻名遐迩,府东、府西、府南、府北四大城池相对有名。云池静静卧立兵慈山下,南门面朝流云道,东门通向府北城,北门直对天府城、西门遥对秣陵,是郴州西面的中心城池。

兵慈山盛产珍兽皮毛,深得天毅王朝达官贵族的喜爱。兵慈山中村民多为猎户,性格剽悍,以兽类为食,皮毛卖给商队,换取所需物资。这才促使流云道商路的成型,云慈城便多了来来往往的行商。

云慈城的云锦、流云缎、狐裘,都是中碧紧俏的货物,供不应求。

夕遥三人抵达云慈南门的时候,日头有些偏西,那厚重大门缓缓闭合,像是年迈的嘴,很是费力。

呼延昭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夕遥和齐风紧随其后,在将闭未闭之时进入城中。

城门到了固定时间就会关闭,错过了,就在城外呆上一晚。虽然城池外村庄可以歇脚,但错过时间往往会让人很是沮丧。

“何方贼人,居然敢闯城门。”

城楼上,守门将军厉喝,四周有十几名弓箭手弯弓搭箭,瞄准三人。

城内有兵士手执长枪,围拢过来。

城门在“碰”的一声响后,彻底关合。闯进来容易,想要再出去,就难上加难。

“怎么办?”

齐风凝神注视城楼上的弓箭,虽然比不上军队中的神机弩。但居高临下,占据地利优势,也容不得xiǎo觑。

“且勿动手,此乃凭证。”

呼延昭掏出腰牌,亮给城楼守门将军看。

“将腰牌拿上来。”

呼延昭将腰牌抛给一个军士,军士拿着令牌上了城楼。

“收。”

守门将军从城楼下来,挥了挥手,军士纷纷退去。

“呼延大人到此,怪xiǎo将眼拙,没有认出来,恕罪。”

呼延昭不予理会,拨马便要离去。

“呼延大人且留步,城主此时已在府中等候,请移步一叙。”

“那什么城主知道我们要来,我看咱们囊中羞涩,还是去打打秋风算了。”银票早就被狐仙收刮干净,或许只有顾xiǎo顾怀里的几锭碎银子,狐仙看不上眼,才没动。这几日的风餐露宿,让齐风觉得疲惫,是该找一个好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呼延昭diǎn头同意,身份分文,有人邀请,自然是件好事。

街道两旁的商铺开始关门打烊,宵禁后,街道上不许人们随意走动。人们需要在劳累一天后歇息,这座城市同样需要歇息。

城主府门口diǎn起了灯笼,府门前两对石头狮子,铜铃大眼注视门前。府门牌匾上,“城主府”三个大字,在灯火映照下散发微光。守门军士站的笔直,守门军官上前,“请通禀城主大人,天毅卫队长呼延大人,已被带到。”

“且慢。”呼延昭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军士,“请将这份书信交给城主大人。”

夕遥好奇心,“谁写的书信?”

“去流光镇之前,皇子交付的书信,若是在云慈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樊城主帮忙。”

“哪个皇子?”

呼延昭有些落寞,“皇子,涣。”

“三位,城主有请。”琉璃灯饰将正厅映照得如同白昼,城主坐在主位上,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穿着云慈城闻名的云锦,头发高高盘起,整个人看上去很威严,但是眉宇上有着化不开的为难之色。

混迹官场的,变化颜色自然要快,呼延昭走进来的时候,城主面带笑容,殷切相邀,“呼延兄总算来了。”

“城主,知道在下要来。”

樊城主一顿,旋即笑道,“前些日子,有兵士禀报,你出城去了。我还纳闷,你身为天毅护卫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看到这份书信,一切都明白了,涣皇子一切可好。”

“皇子在秣陵一切安好。”

“哎,当年确实是郴州对不住皇子,皇子既然定居在秣陵,但有所需,尽管通知樊某。”

呼延昭致谢,“我们这些下人,自然一切听从皇子安排。城主的心意,在下一定转告皇子。”

“呼延兄,可曾接到剑圣虚渊。”

“不瞒城主,剑圣没有接到,被别人掳走。还请城主帮忙寻找,在下不胜感激。”

城主皱眉,“何人能敌得过剑圣?”

“自然有些曲折,掳走剑圣的,便是“府中剑”。”

“可是双河郡的“府中一剑”林啸?”

呼延昭diǎn了diǎn头。

“我连夜派人去寻找剑圣踪迹,请饮茶。”

齐风端着茶杯,看了看呼延昭,呼延昭diǎn了diǎn头。齐风面露苦色,一饮而尽。

然后,二人便倒在了椅子上。

夕遥也喝了茶,但是没丝毫反应,城主紧盯着他看。

夕遥心理腹诽,又是迷药,有没有diǎn新意,“哎哟,头好晕。”

城主神色复杂地望着被迷晕的三个人,“来人,将他们送到烟柳阁,好吃好喝供着,开启迷阵,不让他们逃走即可。”

“城主,囚禁了他们,恐怕会得罪涣皇子。”

“得罪涣皇子,总比得罪先前那人划算,毕竟涣皇子已经淡出了权利圈。”

幕僚仍旧有些担忧,“城主,那人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樊城主神色不愉快地看着幕僚,“不该问的,别问,他们要对付剑圣虚渊,我也不过是阻挡了剑圣的帮手,又不亲自参与。”

“这些人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对付剑圣,难道是剑圣门的敌人。”

“只因为虚渊在成为剑圣的时候,还有另一个名字,那就是“不漏渊”。”

“可是剑圣没那么好对付吧。”

“是的,但是现在,明显要容易的多。因为剑圣失去了诛邪剑,就失去了修士的手段。在江湖而言,蚁多可以咬死巨象。”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一旦你弱下来,便有很多人找你的麻烦,或为成名,或为报仇,或为利益······

绥化市医院现代医疗中心怎么样
武功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咸宁那家冶疗白殿风医院好
厦门如何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