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旅游

十年后的约会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0:18:07

踏过石板桥便是青儿的家。今天雪已经停,阳光也很好,大地泛出的光芒十分耀眼。我领着七岁的女儿,走在雪的世界里,童话般的场景让人惊奇和欣喜。女儿问我,青儿姑姑是不是很漂亮,我很自豪地点点头说:是的。  青儿还是那杏黄的袄。  她喜欢杏黄色。无论是过去自家套的棉絮袄,还是现在商场买的羽绒袄,她始终在冬天穿杏黄色的袄。——她在信中这样跟我说的。记得那会儿,我问过她为什么有这种偏爱,她只笑说,喜欢杏的酸与甜。想到她过去说的这句话,我的鼻子不由一阵酸楚。  她站在门口,拉着她的孩子,想必是在等我。  她爱人在外地打工,现在就她母女二人在家。如果不是为了一个约定,我一定不会来。  十年前,她跟我分手的时候说:“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一定要见个面,除非你我有一个人死了,那这面就不见了!”  她说过的,我们的分手不证明爱已经散了,只要彼此记得对方就好。我答应过她,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份爱,这毕竟是我们共有的甜蜜的初恋,那青涩的味道,即使老了,也能清楚地回味起来啊!  她在招手示意,脸上的杏色成熟了很多。我背着我的女儿,在她面前停下。我们没有讲话,只是笑。她抽来一个条凳给我,又去给我倒茶。那时我曾跟她说过,我们如果有钱了,一定要喝喝龙井茶。我喜欢喝茶。  接过她的茶杯,她终于开了口:“这是俺家那口子从杭州寄来的,他早就知道我们的事了。”  “我们的事可是庄里例啊,恐怕方圆十里都知道吧!”  杏色的脸变得绯红。我盯着她,说:“你还是那么漂亮!”  “瞧你那张嘴,就是甜。都有孩子了,哪里还漂亮,你看我的脸上起了好多黄褐斑呢!”她朝脸上比划着。  “在我心里,你还是十年前那样漂亮。”我起身把茶杯放在当门的小桌子上。  “这是你的孩子吧?”她问我,说:“长得真像你,也像嫂子!”  “嘿嘿!你也学甜了。不像以前那样酸了。”我们的眼神在微笑中交流着。  “听说,你在外面做了生意?家庭过的很好?”她的脸色有点变化,又说:“那会儿,爹娘都说你将来跟你爸一样,还是穷鬼!没想到……”  “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我没有怨过你爹妈,我只怨自己当时没有用,不能满足你爹妈的要求!”我转话问道:“你们过的好么?”  “好,很好!”她挤出一些笑来。  “哟,你的孩子很俊嘛!”我蹲在她女儿的面前,用手摸了这孩子一下,她有点害怕,后退了一步。  “小萱萱,叫舅舅!”青儿教她女儿叫我,结果没劝动。  “不叫就算了,再说她也没有这个外姓的舅,长大后让她叫我叔叔吧!”  “嗯,我听你的。”青儿有眼眶不知怎么潮湿了,但脸上的笑容依然在。  她说:“你帮我带孩子,我去做饭,看你大老远走来,还带着孩子,一定又累又饿。”  “去吧,我对小孩亲切着呢!”    饭后,小萱萱拉着我的女儿到外面玩雪去了。  青儿从里屋出来,拿了一个小笔记本给我,说:“我们的故事都还在这个本子里,现在我想把她交给你,因为我怕……我怕他哪天翻到了。”  我的眼睛潮湿了。  她接着说:“我还有一本,在记录我们之间的变化,在记录我对你的思念!”  “你不应该这样!这样会让你的天空充满阴影的。”  “不,我就要这样,你能写文章,能将你的心情通过文章来抒发?我呢?我怎么抒发,向谁表达?”青儿哭了,但她马上擦了眼泪,强装出笑来。  “你把这个本子烧了吧!那本也烧了!把我们之间的事忘了。我们之间没发生什么,我今天来是走亲戚的,你是我的好妹妹。”我觉得这串话很无情,声音很小,没想到会激怒她。  “你放屁!”她想哭,但没哭,我知道此时她的心里一定很委屈,“我做不到这样!永远!”  “青,你不要这样!我们十年前不是说过了,十年后见面后谁都不要难为谁的么?”我说:“我得回家了。”  我起身准备去门外唤女儿。她拉了我一把。  她的手变得糙了,但它的温度还在,那血液跳动的频率还在,它的力度还是那样教我敏感。我攥紧她的手。这时,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春天的杏花,夏天的杏子,那杏林里,酝酿出多少关于我们的故事,关于青春和爱情的故事……我想拥抱她,但没有,我放开她的手说:“我得走了。”  “以后我们怎么联系?你几年都不回一次家的。”  “你家里有电脑么?”“没有。”  “你有手机么?”“没!”  “这说明老天让我们忘记对方,我们互相忘了吧!为了家庭,为了孩子!”  “不,我不能忘!”她扑向我的怀,说:“我不能……忘,不……能……!”  我拥着她说:“别这样,不然我会失控的!”我觉得这杏黄色的袄还是那样,充满热烈的激情,充满无尽的芳香,充满无限生机般的希望。我拍拍她的背说:“好了,不要再这样了,忘了我,你才能过得幸福!”  她没有说话,只是将脸凑在我的耳朵边,温柔地摩挲着。她用唇吻我的耳垂,轻轻地,轻轻地……忽然,我觉得耳朵有股难以形容的痛。  “疼么?”她问我!  “不疼!”  她用手揉揉我刚刚被她咬过的耳垂,说:“还好,没咬烂!”  她双手环搭在我的脖子上,问:“知道我为什么咬你么?”  我摇摇头,她亲亲我,说:“我不会忘记你的,但你放心,无论怎样,我会让我的家庭过得幸福的。但是,你得记得,外面玩雪的两个丫头都是你孩子,她俩是一个父亲,两个……”  “什么?什么!”我推开她,捏紧她的双肩,打断了她的话说:“这不可能!”  她的双眼真瞪着我,不急不缓地说:“这是真的。那时我爹娘要我们分手,我便要求立刻跟他们看中的男人结婚,不然我就死。你还记得么我在庄子里闹腾的事么?”  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她接说:“只所以我要求十年后的今天见面,是因为我想把真相隐瞒十年后再告诉你。我怕当时跟你说了,你拼了命也要把我带走的——我知道你的性格——我爹娘当时看中的他虽然有钱,但是那时的事,现在时代变了。我跟他们说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但他们不信——这不……嗨,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也不会恨谁。但我不想忘记你,也不想让你忘记我——你一定会说我自私——是的,我很自私——可是,我觉得,只有你——只有你才我了解的人,也只有你才能让我对生活充满信心,你在外地,我的心也在外地,在你的身边,在你的枕边……”  “怎么……会……是……这样?”  我呆呆地直立着,屋里的沉寂,教人发悚!  她再次从桌子上把那个笔记本拿起来,递给我。说:“你把她保留好!永远地保留着!”  我从梦中醒来,恍惚地答应了她:“嗯,我回公司就为它专门买一个保险箱,我要用今天的日期当密码,好么?”  “还有,你以后再写文章,一定得把我写进去!我想变成你文章里的主人公,我更希望,你为我多写几首诗。”她有些发嗲,娇气的有点可爱。难道女人永远都是这样的?  “会的,会的,你放心。”我安慰她,我说:“你要给你的男人生个孩子,不然,太对不起他了。”  “他没有生育能力!”听她的话,我感动十分惊讶,她似乎看出我的疑虑,又说:“你放心,他是知道小萱萱的身份的——他没责怪我——他很憨厚的,跟你没法比!”  “他父母亲还在吧?”  “他娘死后,他爹就把镇上的店铺转了,又把家里的钱全部带走了——听说跟一个年轻的妇女到广州落了户,继续做了生意,他们有了孩子,以后不会回家的。”  “你男人太可怜。”  “嗯,是的,所以我才能忍住性子。十年前嫁给他,我一直以为有钱人家的孩子,没一个好东西,可是,他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即使我再怎么思念你,但我对他始终是忠诚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妻子发短信给我,让我回家。我拜别了她——我曾经深深爱过的青儿。  临行前,她又叮咛:  “保管好那个本子,我要让小萱萱在我们死后把这本子从中间裁开,一半跟你走,一半跟我走!——你知道,这是我的寄托!”  我应了声,背着女儿正要走时。她又叫住了我。  她把她织的一件毛衣用塑料袋装起来,递给我说:“没想到你身子胖了一点,不过,你一定还能穿上。”  望着她,我的泪流了出来。她走过来,用手把我的泪抹去,亲了我一下,说:“别这样,不然我会很难过的。这次见面后,不知下一面在什么时候。笑笑,我想在我的回忆里,你是阳光的,我的梦里尽是你的笑脸!”  我能笑得起来么?面对这个女人,我曾经爱过的女人。她如此用心,如此地体贴。能,我必须要笑,我要给她给下一张笑脸,这样,她才不会难过……  她送我到石板桥,又目送我过石板桥。直到我翻过对岸,再回首时,还能看到她那模糊的身影。  雪色的原野一片苍白,茫茫无边的光亮夹着几丝暖和几丝冷,我的心里十分矛盾,因为今天的这次见面。十年的光阴,闪电般地过去了,说是物是人非,并不。我虽然变了,变得自私了,但青儿没变,她依然那样单纯,依然那样能吃得起苦,依然那样聪明而倔强。  回到家里,我偷偷摸摸地将那毛衣打开,在身上比试尺寸,正合身。这衣服我不会穿的,因为他代表不了我的身份。我只能保留在那,等工作忙碌之时,拿出来看着,静静地看着,然后回忆我跟她那段美好的时光。  我将毛衣搁下,小心地翻开那日记本。——那一行行工整的字迹,如同一条条绳索,勒着我的喉节,而且越来越紧。我哭了,哭得一蹋糊涂。  等我清醒的时候,我把用火机把那本日记烧了。烧时,我的泪水再次涌出,但我没哭出声来!我只想说:“青儿,我对不起你!但我不会忘记你!”    2009年12月10日       共 393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
昆明专治癫痫病
常年吃癫痫药的人寿命长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