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旅游

吞天邪帝 第二百六十三章大仇得报

发布时间:2020-02-15 21:32:00

吞天邪帝 第二百六十三章大仇得报

“吴越!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灵王,也敢妄想用神识威压于我,上次你断我一臂,今天老夫也先断你一臂!”见到从吴翰麒体内迸发出的那股强大的气息,洞虚老祖的脸上浮现出不削的神情,手中的长剑向着吴翰麒的手臂挥砍而去。

结果洞虚老祖的长剑还没砍到吴翰麒的手臂时,他突然感觉自己脑海一颤,如遭到了雷击,瞬息间陷入了短暂的迷糊,手中的长剑停滞在半空中。

而就在洞虚老祖的身体停滞的那一瞬间,吴翰麒的身形一闪,像幽灵般从洞虚老祖的身前闪过,当他跟洞虚老祖拉开距离的时候,怀里已经多出一个熟睡的孩子。

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轻,洞虚老祖马上从呆滞当中恢复过来,发现自己怀里的孩子竟然被吴翰麒给抢走,脸上顿时浮现出诧异的表情,身为灵皇阶段的强者,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受到神识攻击。

前世的吴翰麒修炼的是什么心法和灵技,洞虚老祖完全是一清二楚,吴翰麒夺舍重生之后,竟然懂得极为罕见的神识攻击,让洞虚老祖眸光一凝,双眸中浮现震惊的眼神,面目狰狞地说道:“吴越!看来当初你在那个秘境当中,恐怕也悄悄的留了一手,否则你也不会拥有现在的成就,识趣的话,就交出你的阵法传承和神识攻击之法,老夫看在多年挚交份上给你留个全尸。”

面对洞虚老祖的威胁,吴翰麒脸露讥笑,若是在一年前,吴翰麒面对洞虚老祖只有被虐的份。但是现在的吴翰麒已经是今非昔比,就算洞虚老祖是一品灵皇,他也有把握跟洞虚老祖斗上一斗。

这时吴翰麒双眸眯起,冷冷地盯着洞虚老祖,咧嘴一笑。不削地嘲讽道:“洞虚老狗!虽然你的修为提升了,但是你说大话的本事提升的比修为还要快,今天我们刚好新仇旧恨一起算,看看到底是谁杀了谁?”

“吴越!既然你这样急着送死,老夫就成全你!”洞虚老祖听到吴翰麒的话,眸子当中迸射出森然的寒意。手中的长剑挥舞,挑起朵朵剑花,似要穿云追月,又似要贯穿曜日,带着浓浓的杀意。向着吴翰麒挥砍而去。

看到洞虚老祖向着自己挥砍而来的长剑,吴翰麒眼就认出洞虚老祖使用的灵技,并不是他过去所修炼的灵技,而是一门比他过去所学的剑法更加高深的剑法,这套剑法极为高深,且威力不凡,似可开山裂脉,仿佛要将虚空斩裂开来。

面对洞虚老祖如此凌厉的剑法。吴翰麒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握着五龙枪,强大的五行灵力源源不断的从他的体内涌入五龙枪内。当五龙枪刺向洞虚老祖的那一瞬间,一声龙吟传来,一头由五行灵力演化而成的五彩神龙,从五龙枪内飞扑而出,带着一股毁灭的气息,张牙舞爪地向洞虚老祖扑去。

看到张牙舞爪向着自己飞扑而来的五彩神龙。洞虚老祖的眼瞳骤然一缩,手中的长剑毅然刺向五彩神龙。将飞扑五彩神龙一剑刺溃,满脸惊讶的盯着吴翰麒。说道:“吴越!没想到你仅仅只是九品灵王阶段,竟然就能够做到灵力外放,看来当初在那个秘境当中你所获不小啊!”

吴翰麒看到洞虚老祖一脸惊讶的样子,眸子微眯,手中的五龙枪再次刺向洞虚老祖,狰狞一笑说道:“洞虚老鬼!你说的没错,当初我在秘境的的确确获得了丰厚的收获,就算是我的阵法传承,还是灵识攻击之法,都是当初获得的,原本我还想着跟你分享,可惜的是你太过心急了。”

对于吴翰麒的话,洞虚老祖是深信不疑,为此让他后悔当时太快动手,否则吴翰麒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就是属于他的,为此让他感到无比的愤怒,那一品灵皇的气势如同骇浪一般席卷而出,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杀向吴翰麒。

看到洞虚老祖向着自己杀来,吴翰麒手中的长枪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散发出摄人的灵力波动,宛如势如破竹般刺向洞虚老祖。

“锵!”

一声清脆的声响猛然响起,如同雷石交锋碰撞出璀璨的火光,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以两人为中心震荡开来,如同暴虐的飓风向着四方席卷而去,卷起漫天烟尘。

感觉到握剑的手腕上传来的那股震旦之力,洞虚老祖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震撼的神情,他没想到吴翰麒的灵力竟然丝毫不逊色与他,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惊讶,脱口问道:“你只是九品灵王而已

,为什么拥有丝毫不逊色于我的灵力?”

就在洞虚老祖为了吴翰麒的灵力而感到震撼时,青蛇带着几个人出现在山顶上,吴翰麒看到洞虚老祖一脸震撼的神情,将怀里的孩子交给青蛇,不削地对洞虚老祖说道:“洞虚老狗!是不是感觉到非常意外?刚刚只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的好戏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看到吴翰麒的几位实力强大的手下出现在九崖山顶上时,脸色不由一变,下意识地想要逃遁,结果却发现吴翰麒的手下,早已经分散在山顶四周,一脸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洞虚老祖的反应,吴翰麒完全看在眼里,对洞虚老祖的性格十分了解的他,自然是明白洞虚老祖想要干什么,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讥笑,对洞虚老祖嘲讽道:“洞虚老狗!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够逃得掉吗?不过你放心,今天我不会让我的这些手下动手,我要亲自跟你算算我们两人之间的账。”

说话间,吴翰麒的嘴角浮现出一抹阴邪的笑容,没有孩子的制约,他不用再像之前那样畏手畏脚,手中的长枪再次泛出一道五彩光晕,带着一股毁灭的气息,刺向洞虚老祖。

“吴越!老夫今天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垫背!”洞虚老祖看到吴翰麒的这些下属,知道自己这次是凶多吉少,他看到吴翰麒向他杀来,眸中闪过一丝寒芒,手中的长剑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向着枪尖汇集,当长枪刺出的那一瞬间,虚空都是为之微微一颤,像似要将虚空洞穿似的。

“锵...”

两人的兵器不断的碰撞在一起,碰撞出璀璨的火花,传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强大的灵力气浪,以两人为中心,宛如波浪般不断的向着四周扩散,将周围原本平坦的地面摧残的坑坑洼洼,所有树木全部拦腰折断。

感觉到一股怪异的灵力,随着两人的攻击不断的涌入自己的体内,让洞虚老祖在感到震惊之余,心里竟然产生一股不安的感觉,之前的攻击让他清楚的意识到吴翰麒的强大,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吴翰麒竟然会强大到这个地步,这让他想让吴翰麒垫背的念头渐渐的产生动摇。

“吴越!当年我能够杀了你,现在我照样能够杀了你!”感觉到自己的处境越来越不利,洞虚老祖快速运转体内的灵力,手中的长剑顿时泛出耀眼的剑芒,向着吴翰麒的脖子砍去。

此时的吴翰麒气势如虹,根本不可抵挡,那种战意让他双眸灼热,有着一种要战尽天下的气势,当他看到洞虚老祖一剑向着他的脑袋砍来的时候,全然没有把洞虚老祖的攻击放在眼里,一股强大的神识从他的额头出迸发而出,向着洞虚老祖覆盖而去,手中的长枪更是随着神识威压的发出,刺向洞虚老祖的胸膛。

感觉到一个强大的神识威压,向着自己碾压而来,曾经吃过一次亏的洞虚老祖马上意识到吴翰麒想要干什么,下意识地想要紧闭自己的神识,结果手中砍向吴翰麒的长剑明显变慢了许多。

“噗嗤!”

一声长枪入体的声音传来,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想要屏蔽神识的洞虚老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本能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见到一杆长枪正插在他的胸膛上,脸上顿时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这...这...”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气息,快速的从身体里流逝,洞虚老祖缓缓的举起自己的手臂,指着近在咫尺的吴翰麒,下意识地张开嘴巴,结果才说出一个字来,鲜血就像泉涌般从他的嘴里狂涌而出。

看到洞虚老祖那不可思议的表情,吴翰麒握这枪杆的手掌用力一拉,贯穿洞虚老祖胸膛的长枪,带着一些肉渣从洞虚老祖的胸膛拔除,鲜血像喷泉般,从伤口处喷射而出。

洞虚老祖原本以为可以利用吴翰麒的孩子,逼迫吴翰麒就范,交出他所获得的阵法传承,然后在远遁山林潜心修炼,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夺舍重生之后的吴翰麒,性情竟然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不但让他的计划破产不说,还让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快速的流逝,让洞虚老祖非常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按照之前的计划,远遁他乡隐姓埋名,偏偏为了贪图吴翰麒的阵法传承,而铤而走险,结果导致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但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买,终洞虚老祖带着满心的不甘,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