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历史

财政部敲响光伏补贴锣专家称补贴政策前

发布时间:2019-01-31 02:26:36

财政部敲响光伏补贴锣——专家称补贴政策前景不容乐观

没有任何征兆,国家财政部和建设部推出了光电建筑补贴的措施,而且力度很大,每瓦20元,相当于成本的5成。在利好面前,光伏企业却乱了阵脚,希望享受补贴的同时又遇到了新问题;专家们在接受这一突发事件之后,又提出了“对前景不要盲目乐观”的忠告。

文|本刊张娜

4月22日,国家财政部公布《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申报指南》(下称“《申报指南》”)后的第三天,A企业找到某知名光伏专家作咨询,“《申报指南》中规定‘提供电接入情况详细说明,并项目应依法取得行政许可或报送备案’,关于这一条我们问了很多同行,都不知道怎么去办理。”

专家给他的答复是:“政策主要是指并入内,建筑自用,上外确实有难度,虽然说优先支持上,但暂时还无法实现。”

并问题本是光电建筑发展的根本障碍,本次虽然提出优先支持上,却指的是“优先支持已出台并落实光电发展扶持政策地区的项目”。在《能源》杂志的采访中,听到的多是不容乐观的声音。

赵玉文,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主任科学家、中国可在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光伏分会主任。近几年,他的声音一度成为中国光伏领域的权威,他呼吁国家要尽快启动国内光伏市场,及时实行《上电价法》,“把光伏上用法的形式固定下来才是出路”。

一石激起千层浪

3月26日,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的实施意见》与《太阳能光电建设应用财政补助资金管理办法暂行办法》。当天,赵玉文正在台湾参加“两岸光伏论坛”,他相继接到了几个询问这一政策的。

赵玉文说他通过这些才了解了两部委出台的政策,随后,他立即向同行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的领导了解情况,却同样得到了“不知道有这个政策出台”的答复。

补贴政策的“突然”,让光伏专家们始料未及。

企业亦然。

“我们正在准备材料,还没有申报。” 里,保定英利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对《能源》杂志说,“我们担心的还是上问题。”

“不知所措的还有电部门,补贴只是给光电建筑的业主,而非电,但是如果要上外,那就会涉及到电。”赵玉文说,“政策出台有些仓促,还不完善,应该在出台的同时有一些配套实施细则,再者应该召集电企业,国家能源局、地方财政厅、甚至各省发改委共同协调。”

各证券机构也加速解读信息,有分析师认为财政部的补贴总额未确定,预计在2009年很难超过20亿元。

4月10日,一场主题为“加快推进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的座谈会在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召开,实为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起草官员和大型太阳能光伏企业的一场对话,新能源商会总结为“进一步细化光伏补贴政策,探讨技术标准,成立产业联盟,推动产业发展”。

新能源商会秘书长曾少军介绍,近年来,在海外市场的拉动下,我国光伏产业迅猛发展,迅速成长为世界上大太阳能电池生产国。但由于国内市场需求不足,95%以上的光伏产品出口国外。受突如其来的全球经济危机的打击,国际光伏市场迅速萎缩,国内企业海外订单锐减。开启国内市场成为帮助企业应对当前危机,促进产业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国家住宅工程中心副主任仲继寿认为,光伏组件首先应该满足建筑的要求,其次需要在更高层面上引领光伏行业的发展。仅靠在建筑上安装光伏组件,无法全部吸纳所有的光伏产品,引导和示范是此次政策出台的目的之一。

然而,对于光伏专家口中的“突然”,一直做节能建筑的地方财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却有一番自己的理解。北京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在接受《能源》杂志采访时就表示,仅2008年,全市就新增太阳能光电装机能力2.2兆瓦,城四区基本实现绿色照明,年可节电2亿度,相当于年节约7.6万吨标煤,减排二氧化碳20.5万吨。

“光电建筑补贴只是建筑节能的一个分支。”北京市城乡建设委员会相关人士对《能源》杂志说,在建筑节能上,市财政和中央财政投入的资金高达13.7亿元。

欣喜背后的缺陷

有外媒称这次补贴政策为“中国政府对太阳能光伏产业的释放”,而这一积极信号迅速搅热了全球太阳能市场。

当日,在欧美、亚太资本市场上市的光伏企业股票全线上涨,这足以让低迷的太阳能企业欣喜。

然而,欣喜之余,补贴政策“可操作性很差”的事实同样引起了关注。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石定寰就指出,政策出台以后,如何制定实施细则、加快落实就显得非常重要。另外,这个政策还要加强配套,如与建筑结合建立光伏电站,电站除了自用外,应该能够将多余的电向电输送。希望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以及其他主管部门进一步加强磋商,协调政策,制定有更大力度的系统配套政策,更好地扶持这个产业。

“补贴政策有个问题,建成后年给补贴,第二年以后不给补贴怎么办,没有人去对企业监管执行。”赵玉文说,“应该根据上的电量进行补贴,光伏企业必须要将质量做到,保证输出电量上,才能到2020年的8年期限内尽快收回成本,电公司也要继续收购。这样致使建设者持续维护电站,保持电站的运行状态。”

上海普罗新能源有限公司总裁史珺说,“的瓶颈在于并”,由于太阳能的普及会使现有的火力发电陷入尴尬境地,因此,光伏上必定会遇到巨大的阻力。只有国家发布强制上的法令,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上问题,电公司肯定不愿意,补贴都给光伏企业了,那电岂不是白白捡了个烂摊子?”某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光伏专家说。

而并的问题就是上电价。对此,赵玉文等专家曾经专门做过一个预算。当时按照的是2005年的标准,即4元钱计算的,“如果当时从2006年开始实施,到2020年,15年间全国平摊,只要平摊5厘钱就够了,就可以解决15年的安装问题。”

赵玉文举了这样一组数据:“2006年国家涨了2.5分钱的电价,这2.5分的构成是这样的:1.7分是常规能源加价,这是每年都要加的,7厘钱是三峡移民的加价,1厘钱是可再生能源的。2008年又加了一次,可再生能源再次加了1厘钱。对于可再生能源部分,几年下来一共是加价2厘钱,这2厘钱全国每年大概收40—50亿元,三年来有150亿元左右,都放在各省发改委,现在风能和生物质能一共用了不到50亿元,钱是不成问题的。”

“现在是2元钱,比2005年的4元钱减少了一半,需要平摊的则更少”,赵玉文说全平摊是很好的办法。

急需法规出台

就在财政部发布补贴政策的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也在筹备《上电价法》中关于光伏的部分,赵玉文透露,“有可能今年下半年就有动向。”

“对于政策,企业可以不执行,但是法规就不同了,比如德国就规定上电价每年必须降低5%,企业和电就必须按这个标准执行,达不到就是违法。”赵玉文说。

法律对光伏的规定还没出台,财政部等就出台了补贴政策,赵玉文说,这虽然是个怪现象,但客观上起到了促进作用。

从2004年德国修订《上电价法》以来,德国逐步成为世界的光伏生产国和的世界市场,这就显示出了国家的法规比政府的政策对于可再生能源的推动力更大。

目前已经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了《上电价法》,光伏市场由德国很快扩张到整个欧洲、美国部分州、韩国、印度等国家。

赵玉文说法规和政策的区别就是“法规必须强制执行”,德国《上电价法》的基本原则是:必须上;电力部门必须收购;法律实施超过20年;近期上电价每年降低5%。

史珺表示同意赵玉文的观点,通过“法规”让光伏发电进入市场,《上电价法》使建设光伏电站成为上好的获利投资项目和对能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有贡献的项目,调动了全社会的积极性。

近期,国内的光伏发电项目——甘肃敦煌1万千瓦太阳能发电示范项目进行了招标,结果却报出了0.69元人民币/千瓦时的超低价格。“有关部门想以此为开头,看看光伏电价到底多少合适,不巧招标的结果不尽如人意,本来想探探水到底有多深,却一下探到水下面去了。但是,既然已经开始行动了,那光伏发电并就不会太远了。”上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光伏专家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预测,中国并光伏发电未来20年中在增长速度和总容量方面,前途的是光伏建筑并发电,占国内市场光伏累计装机份额有望由目前的不到10%上升到2020年的60%以上,增长空间巨大。

这些数字,对于光伏并发电无疑是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而补贴政策正是打开了个缺口,“要想持续这个缺口,必须要靠法律去规范”,采访中,企业家和光伏专家都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关键词:

光伏补贴

养森瘦瘦包效果怎么样
上海物流电话
锅炉臭味剂
别墅设计图纸
筑志红中麻将怎么代理
乐清市小型断路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