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时尚

我若征天 第三十六章 锻造锤

发布时间:2019-12-05 05:55:12

我若征天 第三十六章 锻造锤

陈蛮在为那一对冰火珠diǎn穴开窍后,那对宝珠已然可以媲美寻常形似法宝,能够为陈蛮自身的灵气所驱使,近身防御对外伤人。

几下从湖心游到岸边,陈蛮爬上岸几下穿好衣服后,将手里的两颗珠子看似随意扔出,然而两枚珠子却并不落地,而是围绕在陈蛮身边不停打转。

何蛮子看着像是活物的一对宝珠,好奇的上前仔细观察,同时还不忘开口问道:“大哥,这是你的新法宝?”

陈蛮diǎn了diǎn头,穿好衣服后忽然大袖一挥,只见两颗宝珠同时向上方飞去,腾空约莫数百米时,又突然像是陨石一般快速落下。

百川湖畔轰然一声巨响,两颗珠子狠狠砸在地上后,犹如平地滚雷一般扬起无数飞沙走石四处飞溅,陈蛮忙使出一个薄弱的灵气避障护在自己与何蛮子身前。

那些碎石激射而来碰陈蛮的防御时,纷纷像是撞墙一般坠落地面,唯有从烟尘之中掠过的两道宝光,则穿过了那层避障来到陈蛮身边。

待地上那些尘埃落尽时,陈蛮撤掉了防御挥手扇去身前的尘土,眼前赫然出现两个醒目的大坑,丝毫不比火球术的破坏力xiǎo。

何蛮子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地面,一时间震惊的无以复加,而砸出那两个大坑的一对宝珠,此刻却在陈蛮身边来回飞舞,似是邀功。

陈蛮将两颗冰火宝珠收回衣袖,看到何蛮子已然是那副震惊姿态,露出笑容道:“等你踏足聚灵一品时,大哥将这对宝珠送给你。”

“真的?那我岂不是再也不怕那头吊睛大黑虫了!”何蛮子喉头滚动吞了口涎水,一脸期待的望向陈蛮。

陈蛮呵呵一笑,拍了拍何蛮子后背,“等你修成聚灵一品再説,先回去弄diǎn吃的吧,在湖里泡了这么半天,累了也饿了。”

“嘿嘿,我再去膳房给大哥带桂花糕去。”

“这大中午的吃什么桂花糕,那玩意儿能dǐng饱吗?带diǎn灵米什么的能填肚子的回来。”

“行,那就明天一早上再吃桂花糕,嘿嘿。”

二人説着説着走向那登上八云山的青石xiǎo道,在转身之前,陈蛮还没忘对着百川湖作了个揖,他没有忘记当日对此湖立下的誓言。

走在青石xiǎo道的这一路上,陈蛮听到了许多传言。

比如説这一次的外宗较技时,两位难得一见的内宗弟子也会出面,他们放出话来説要自掏腰包每人拿出十枚中品灵石,赠予这次会成为第三位内宗弟子的人。

这消息可让陈蛮眼前一亮,要知道他现在缺的就是灵石,不是説拿来修炼,倒是那多宝录里还封着捆仙绳与钩爪两大-法宝,他一直很是在意。

“那钩爪反正已经断了两爪,估计能分出的材料也不多,倒不如用来弥补上一次赤炎剑给我雷矛造成的损伤。”

“至于那捆仙绳嘛,看看到时候能不能重新编织一下,炼制成手套,这种凡品手套碰到打架就要损毁,万一被人发现我手背上鳞甲的秘密就不好了。”

陈蛮这一路走来,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要如何处置多宝录中的两件法宝,不过他也清楚,这一切的前提都得建立在自己能取胜的基础上

王永,夏丞,辰北。

这些都是陈蛮不可忽视的对手,三人在炼器宗外宗弟子的圈子里,已经算是名气极大,尤其是上次在沙场的任务中,陈蛮已经发现他们的实力俱是不凡。

当陈蛮两人走到南院时,推开院门发现里面站着一人,那人披着一身金色长袍颇为有派头,身体没怎么佝偻却白了一头青丝。

二人同时看见此人背影,何大力却要比陈蛮更早认出,忙脸色一喜xiǎo跑过去对着那背影一拜,“童子何大力见过南宫长老。”

陈蛮的反映比何蛮子慢了那么一瞬,此时同样抱拳作揖道:“弟子陈蛮见过南宫长老。”

他倒是不奇怪为什么何蛮子反映会比自己还快,毕竟当初在九国战争的遗址中,是南宫流云捡到还在襁褓中的何大力,并将他带回炼器宗的。

怕是何蛮子xiǎo的时候,南宫流云是将之视如己出才对,所以何蛮子比自己跟南宫流云亲近一些也没什么奇怪。

南宫流云转身摸了摸何蛮子的脑袋,随后又盯着陈蛮的目光眼前一亮,“聚灵三品了,不错不错,半年内连升三品的可不多见。”

“长老过奖,弟子不过凭借洗髓丹的药力,一时侥幸罢了。”陈蛮帮报以腼腆的笑容,谦虚笑道。

“三品就是三品,实打实的境界摆在这里,没有什么侥幸不侥幸的。”

南宫流云丝毫不掩饰对陈蛮的赞赏,看向何大力时又叹息一声,“你体质特殊七窍不开,平日里要多跟陈蛮请教修炼的问题才是。”

“嘿嘿,知道了。”

此后南宫流云突然拎起陈蛮的衣领,“你跟我来,今日我再教你些东西,以备外宗较技之用。”

话音未落,陈蛮发现自己已经被南宫流云提着衣领带到了那间供养铜炉的木屋之中,南宫流云挥手带上房门,出声问道:“那两颗珠子的穴窍,感受到几成?”

陈蛮本想开口説十成,但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改口道:“弟子diǎn出了两颗珠子共计八百穴窍,发现实则是一对形似法宝,不知是否十成?”

听了他的话后,南宫流云眉头挑起,很明显的眼前一亮,“你竟然已经diǎn出了八百窍?不错不错,果然是天赋异禀,可塑之才啊!”

陈蛮闻言心中一喜,正要开口时,南宫流云却继续説道:“不过你只diǎn出了这对法宝的九成九穴窍,还有一个是两颗珠子共同的穴窍,你还不曾发现。”

“共同的穴窍?这穴位还有共享之説?”

“不错,按照常理来説是不可能,换做别的炼器师来,可能也不会想到这个穴窍,然而我自创的那套炼器技巧中,这个穴窍却是重中之重。”

南宫流云一番话无疑勾起了陈蛮的兴趣,然而正当陈蛮打算开口询问时,南宫流云却忽然话音一变,“罢了,这一窍对你来説还太早,今日不説这些。”

“今日我要教你的,是炼器术中为常见的一种本事,但却不只可以用作炼器,亦能用来对敌。”

南宫流云此时不愿提那一窍,陈蛮也自然不会过问,当下他要解燃眉之急,只能将不久之后的外宗较技放在心中位置。

“不知长老今日要传授弟子什么,弟子定洗耳恭听。”陈蛮当下抱拳施礼道。

见陈蛮求学态度良好,南宫流云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今日我要教你的,也可算是一门拳法,此拳专为炼器而生,名曰锻造锤。”

“锻造锤?”听到这么奇怪的名字,陈蛮有些难以置信,故而有此反问。

“学会这门拳法者,在炼制法宝需要锻造时,往往以赤手空拳代替大锤,因不同层次的法宝需要用不同硬度的锤子来打造,故而有了这门拳法后,倒也省去了炼器师许多麻烦。”

空拳堪比锻造锤!仅凭这一diǎn,已经足以让陈蛮内心激动,激动的同时又有些期待。

南宫流云这时伸出右手食指,在自己眉心处轻轻一diǎn,随后他整个人的气势便弱了许多,那些外放的气机也尽数消散。

“口説无用,我将自身修为压制在聚灵一品,你大可以你聚灵三品的实力,尝试着挡下我的一拳。”气机消散的南宫流云説话时,神色里还带着一份自信。

此刻在陈蛮的探知下,南宫流云的确像是只有聚灵一品的实力,甚至在一品中还算不得什么圆满,连一些外宗弟子都不如。

而他自己,陈蛮心里清楚,自己在服下洗髓丹之前,已经快要突破二品成就三品。

况且一枚洗髓丹的药效不容xiǎo觑,在助陈蛮问鼎三品之后,那枚丹药的多半药性却并未消散,故而陈蛮如今外表是聚灵三品,实则也可算作半步四品。

“准备好了吗?看拳!”

陈蛮还在琢磨要不要答应时,南宫流云已经暴喝一声攻了过来,此举虽説属于偷袭,但这有什么大不了?

一个聚灵一品实力的,就算是偷袭又能拿三品如何?

眼看着南宫流云的一拳转瞬即逝,陈蛮在千钧一发之际,右手手背的鳞甲在黑丝手套的遮掩下,一道微弱的青芒一闪即逝。

下一刻,陈蛮便将气海里的灵气尽皆外放,在身前凝聚出一面防护罩,那防护罩外形呈六角,伴生着青色光芒。

这道防护的样子,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鳞甲!

陈蛮前脚才搭建起自己的防御,下一刻南宫流云的拳头已然轰击而来。

这一拳看似平淡无奇,既没有拳风,也没有拳芒,然而轰在陈蛮的防御上后,竟然使陈蛮整个人身体向后滑出三尺,那鳞甲防御也瞬间破碎。

直到现在陈蛮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因为从南宫流云的气势上来看,对方从头到尾都保持着一品上下的修为。

河北省老年病医院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李玉珍
成都癫痫病医院
甘肃的癫痫病医院在哪
绵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