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时尚

量出来的身高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3:31

有一个小男孩,他长得很矮,同学们都嘲笑他。每当嘲笑他的时候,他都委屈的掉眼泪,他心里默默的抱怨母亲赐予他的身体,他以为自己改变不了什么。

有一次放学,小男孩哭着跑回家,小男孩站在正在做饭的妈妈的身后,拽着妈妈的围裙,像一只摇着尾巴张嘴讨肉的小狗一样,尽显可怜和矮小。

他的妈妈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情了,这也都是经常发生的事了,她眼中虽然习惯了儿子的身高,可每当儿子哭泣的时候,她的心也如刀绞一样的疼痛。她放下手中的勺子,转过身来,蹲在儿子的面前,用手抹去了他的眼泪。她看着孩子,仿佛看到了数个孩子欺负一个小矮子,她坚决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她明白或许是常有的,但她一定要让儿子长高。

“孩子,我们来做个实验吧”她的这句话让男孩一下子停止了哭泣,满是疑惑的脸看着她。

她牵着小男孩稚嫩的小手,来到了一面墙前,“孩子,来,站到这里来。”妈妈让他站到墙前,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对准他的头顶,头发上紧贴的墙后,笔直地画了一条横线。小男孩仍是疑惑,但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他的妈妈。

“好了,现在这条线就是你的身高,你要记好,你每个星期都来这里量一下,看看你是否能超过这条线。”妈妈语重心长的说。

小男孩转过身看着那条和自己一样高的直线,在他心目中那条线就像太阳的距离,很遥远。

小男孩一直在呆呆地凝望着那条线。

“还伤心吗?” 妈妈问他。

小男孩摇了摇头。

“那好,我去做饭,下个星期我期待你超过这矮的令我发笑的线。”

时间在树荫中穿过,戳破了那翠绿的叶子,却又给那残洞填满了一层枯槁。一个星期悄然过去,妈妈领着小男孩来到了这面墙前。那道白色的线还在,依然爬在厚实的墙面上挺直着身子,清晰得都有些刺眼,好像在嗤笑着这个到来的矮个子。

“记得咱们上个星期说的了吗?”

“嗯。”小男孩点了点头。

“去吧,看看你过了线了没有。”

小男孩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他转过身,后背紧贴着墙面,下意识的挺胸抬头,用无助的眼睛看着妈妈。“妈妈,我过线了吗?”他说着看到了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你自己转身看!”妈妈对他说。小男孩感觉到了惊喜,急忙回头看——“哇!”他高呼一声,那线与他的鼻子平行。“妈妈,你快看,你快看,我超过了!”他兴奋的叫着、跳着扑入了妈的怀抱。妈妈抚摸着他圆润的脸蛋,眯着眼睛微笑着说:“孩子,你进步了,你终于长高了,不要每天垂头丧气的,那样压力越大就越长不高,等你长高了,看谁还敢嘲笑你。”妈妈拭去了那条矮矮的线,比着小男孩的头又重新画了一条线。“下个星期我们再来看看你能不能再长高哦。”“嗯,妈妈我爱你!”说着小男孩紧紧地扑入了妈妈的怀中。长高对于他来说比一部精美的手机、一台高科技电脑或一百个变形金刚还要渴望,他好像得到了一生中美丽、期待的礼物了。妈妈抱着他转啊转啊,把所有的烦恼都甩出了怀抱。

从此,小男孩每天兴奋地跑着出去,跳着回来,脸色每时每刻都洋溢着笑容。

又一个星期过后。

“妈妈,你快看看我长高了没有”小男孩背对着墙,挺胸抬着头,脸朝着妈妈,他自己不敢看,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期待背后的惊喜。

“哇哦!你又长高了5厘米!”妈妈拍手叫好。

看到妈妈欣喜的样子,他立刻回头,见那道线又与自己鼻子平行,开心的不得了,一下子跳的老高,仿佛摸到了天的激动,他转过头笑嘻嘻地望着妈妈。把自信和骄傲的目光投给了妈妈。

第三次他又长高了,那线又与鼻子平行,他妈妈把线擦掉,比着他的头顶又画了一条。

“妈妈,你也长高了!”小男孩羡慕的望着妈妈。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妈妈系上围裙奇怪的问他。

“你看,我都长高了这么多,可身高依然在你的腰边。”

她笑了笑便说:“我期待着有一天你能超过妈妈哦。”

第四次、第五次、他量的都超过了线,可依旧没超过母亲的腰。五年后,男孩长大了,也随着青春发育长高了,更是高得超过了妈妈的身高。

有一天,它与他与妈妈又来到了这面墙,虽然墙面都已是裂痕,有的还铺满了深绿色的苔藓和银灰色的蜘蛛网,但那条已低到男孩的腰那儿的线依然清晰。

“妈,我还要再量量我的身高。”男孩已没有了当年的稚真,说的话也带有些粗哑、成熟了感觉了。“傻孩子,你都这么高了,妈妈都够不到你的头顶了。”妈妈的话之间稍慢了些,话语很轻,已没有了当年的啰嗦劲了。时间从这两个人之间穿梭,给了一个人一些东西,又带走了另一个人一些什么。男孩抱起他的妈妈,就像那时他的妈妈抱起他一样。

“妈,这样您该能够得着我吧。”男孩笑着喘了口气,“那儿有凳子,让妈妈跐上凳子量吧”,“不行!妈妈就要在我的怀抱里量。”男孩咧着嘴笑着,是那样的滑稽。他的妈妈也笑着,是那样的美丽。还是往常的动作,男孩紧贴着墙面,妈妈在他的头顶上画了一条线。“好了。”妈妈踩到地面上。“孩子,咱们下个星期再来看看。”“嗯嗯。”男孩点了点头,站得笔直。

还是和往常一样,男孩先走出拐角,妈妈随后。男孩在这时边走边想:妈妈为什么总不和我一起出来呢?想着想着他就往回走,他来到了拐角处看到了从来没有看过的画面:妈妈踩着凳子,用手把那道高高的线擦去,她在那线的下方大约几厘米处又重新画了一道线。

男孩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飞一般的跑到妈妈的跟前,他的妈妈愕然大惊的说:“你怎么又回来了?”男孩紧贴在墙面,他的鼻子和那道线平行,他扭过脸来看着妈妈惊奇的说:“吗,你看,这才几分钟啊,我就又长高了这么多,哈哈!我要变成巨人啦。”

男孩笑了,就像是次测量发现自己长高了的那一刻,无比兴奋和激动。通红的颜色染上了妈妈苍白的脸颊,她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孩子,对不起,妈妈欺骗了你这么久。”

“妈妈,谢谢您!如果没有您降低的那条线,我就不会因超过线而快乐,如果是整天忧愁苦脸的话,我永远也长不高的。”男孩骄傲并感激的说。

妈妈仰望着孩子的身躯,从孩子那张像获得无数的奖杯的脸上看到了无数的自信与拼搏。

“孩子,你觉得你的自信有多高?”妈妈语重心长的问。

“嗯……自信嘛,那得和我的身高一样。”男孩骄傲的说。

“那好,我给你画一条自信线,来,站这儿。”妈妈踩着凳子在男孩紧贴墙面的头顶后笔直的画了一条线。

“好了,下个星期咱们再来看一下你的自信长高了没有。”

哈尔滨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癫痫病影响记忆力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