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时尚

老鳖复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49:36

在鲁中腹地,有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河流,当地人把它叫做淦河。这淦河发源于白云山山南脚下,先是直流东下哗哗啦啦五十余里,而后折头流向东北汇入小清河,去完成它归入大海的使命。  说不清是哪朝哪代什么年间,在这淦河的急转弯处,不知怎么就漩成了一个大水湾。以后的岁月里,淦河虽数次改道,可是那个大水湾却始终是原来的样子。这水湾方圆有半亩大小,水的颜色墨绿,幽幽森森深不可测。也许是因为它早已远离淦河河道的缘故,当地人不把它叫什么什么湾,而是把它叫做“黑龙潭”。潭就潭吧,可为什么叫黑龙潭?就连当地的老人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人就神秘兮兮地说:“那可是个海眼儿。”  其实,黑龙潭里并没有什么黑龙出没,可曾经多的是鳖。每当阳春三月时节,一颗颗鳖头露出碧绿的水面,林林总总地象栽植下的无数不规则的木橛子。盛夏初秋,正午阳光强,鳖之家族老幼,常常成群结队,爬到潭北面的阳坡上,在炎炎烈日下静伏晒盖。  就有人想寻找机会抓获几只,可每次都是枉费心机,无功而返。这大概是因为鳖这种生灵性情过于机敏,稍有风吹草动,它们就不约而同地把脖子缩进腔里,收拢四肢,将身子侧立起来,自上而下,如滚坡的山石一般,轰轰然堕入潭水之中。一会儿工夫,再难觅其踪影,只在水面上留下圈圈涟漪罢了。  离这黑龙潭不到三里的正北方有个周村,村里有个叫夏三保的,已经接近而立之年。夏三保依赖父母留下的一点薄产,挨磨时光,不思正业,可又偏好捞鱼摸虾,尤其嗜好钓鳖。  这三保处心积虑地独创了一套钓鳖的办法:他抓来初夏窝中的乳燕,用芝麻香油炸至松酥状态,存在缸里备作钓铒,又把缝衣针改制成特殊的钓钩。有了这些,三保常常在晚间来到黑龙潭沿岸,多处布下钓钩,把木橛栽植在岸上,用来拴结钓线。布置完毕后,三保就优哉游哉地回到家里,怡然地进入甜美的梦乡。第二天早早起来,三保就提着木桶到黑龙潭边起钓收鳖。  这种方法简单易行,三保每每均有收获。少的时候,能钓个一两只;多的时候能捉三五只;多的一次满钓,夏三保竟然钓获了七只鳖,高兴得这小子只想跳下潭去。  夏三保所钓获的鳖的个头不等:大的有碗口大小,而小的比酒盅大不了多少。妻子劝三保放生幼鳖,可三保只当耳旁风,照样斩杀它们做了王八汤喝。至于那些个头大的鳖,就被三保卖给那些富贵人家作了滋补之用。换来的银钱,自然就成了夏三保置备酒食的资本。  对于这种轻而易取的小财,夏三保自是沾沾自喜,因而垂钓的瘾头与日俱增,在正经营生上就更加不谋上进了。  这一天,夏三保钓获一只大鳖,有一尺的盘子大小。三保大喜,带回家把它放在一个面盆里,让妻小围着观看。三保的儿子刚满七岁,童心好奇,他蹲下身子,手扶盆沿看个不舍。这时候,那盆中之鳖竟突然伸出原本缩进腔里的脑袋,迅如闪电般张口咬住了孩子的一个手指,死死地再不放松。三保的儿子疼痛难当,猪挨刀似地哭嚎不止。  三保的妻子见儿子遭遇不测,先自乱了方寸。三保这时还算清醒,他快步拿来菜刀,拽起儿子的胳膊,以盆沿作垫板,猛然斩断了鳖那细长的脖子,因用力过大,倒连带面盆也被劈成了两半。原来以为孩子的危难已过,可谁想到那鳖头仍不松口,且两眼如豆,闪着凶光。三保的儿子疼痛至极,终于晕厥过去。夏三保和妻子心急如焚。  情急中,夏三保突然打了个激灵,他一下子记起了一种说法,叫作“一怕星光二怕水”。说的是鳖若咬着人,口死得很,不是见到天上的星星或者把它放入水里,是断然不会松口的。于是,夏三保急忙提来了一木桶水,抓起昏迷中儿子的那只被鳖头咬住手指的手,淹没进去。也别说,这法子还真灵验。夏三保的儿子终于鳖口脱险。  这天夜里,三保的妻子做了个奇怪的梦:她看见一个白发长须的老头子,拄着拐杖走到她家床前,向她悲悲切切地诉说道:“我有很多子孙的性命已经断送在你丈夫的手里。我的族类早就悲愤难当。昨天,我的一个儿子已舍身小泄族类遭戮之愤。你如果可怜别人又怜惜家人,请劝阻你丈夫收敛杀生之心。不然必遭祸患相报。”说到这里,白发老翁拍了一下三保妻子的额头就倏然不见了。  夏三保的妻子从梦中惊醒过来,忐忑不安地再也无法入睡,展转反侧挨到天亮,把梦中情景说给丈夫听。谁知三保并不以为然。他理直气壮地说:“世上万物,都是老天厚赐给人的,拿来用了,得来吃了,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还有什么罪过不成?”以后的日子里,夏三保依然我行我素,根本没把妻子的话放在心上。  时过不久,夏三保儿子的喉结处生了一个痈包,一开始就疼得难忍,只嚷着喉咙里似有针卡着,吃喝下咽极为困难。夏三保请医生为儿子诊治多日,可孩子的病始终不见好转。这样拖了一段日子,孩子的喉结处终于溃烂成孔,只要少进饮食,大都从溃孔泄漏出来。又挨延了几天后,三保的儿子就命断魂销,踏上奈何桥,随五常去了。三保夫妻自是悲痛欲绝。也许是因为一直心情不好,夏三保年内就没再去钓鳖。  第二年的早春二月,时过境迁,夏三保痛定不再思痛,又打起精神,操起了旧业。妻子见三保不思悔改,再无留恋之心,暗中随一外境串乡木匠私奔去了。  没有了妻子的约束,夏三保更是耕地佬丢了鞭子——恣了牛(由)。他干脆弃地不耕,全拿钓鳖为正业了。  五月端五那天,夏三保早早起来到黑龙潭边起钓。可这一天也真奇怪,他一连起了几根线,根根线都落了空。三保心里纳闷,怀着希望去收的那根钓线,不料又是空钩,看看那钩上的诱饵,也是原样未动。  夏三保垂头丧气地蹲在岸上,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潭里发泄自己的怨愤。随着石头落水,三保似乎听到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闷雷声,抬头看天,见没什么异样,不由地惶惑起来。等起身要走时,夏三保这才知道大事不好了:就见这黑龙潭中墨浪翻滚,汹涌的急流漫潭四溢。三保惊惧中,那黑水早已没过他的脚腕。就在三保想拔腿逃生时,忽然发现潭心浪峰上浮出一只车轮般的老鳖。  夏三保被眼里看到的情景惊呆了,浑身哆哆嗦嗦地几乎站立不住。他想活命,可两条该死的腿压根儿就不听使唤。  这时候那老鳖立着身子,掀起狂澜,把呆若木鸡似的夏三保裹挟着卷入了黑龙潭中。一会儿工夫,翻滚的潭水平静了下来。  村里一位早起捡粪的老汉,走到离黑龙潭不远时,在晨光熹微中,目睹了刚才的变故。老汉扔下粪箕,急步跑回村中,呼唤大家前往救人。  村民们结绳拴钩,辛辛苦苦地打捞了好半天,可到底也没能见到夏三保的尸身。  令人迷惑不解的是,从那以后,黑龙潭里再也见不到鳖的踪影,只存有一汪墨绿的潭水罢了。 共 255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的要素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