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洗头

2018-10-17 01:02:08

夜里下起了小雨,阿丽失望地从小发廊伸出脑袋,心想:今晚不会有生意了。

正准备打烊,一个胖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身上湿漉漉的,蜡黄色的脸上头发又长又乱,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坐在椅子上:小妹,洗头。

阿丽应了一声,拿起镜子前的冒牌“潘婷”,在他脑袋上倒了一些份量,同时鼻腔里闻到一股说不出的臭味,象发霉的鸡蛋。

用清水瓶湿润了他的头发,她伸出两手,做出一个“九阴白骨爪”的姿势,开始进行揉搓。

“怎么?!”阿丽心里咯磴地惊了一下,她感到手指所触摸的头发下,不是平整的脑袋,而是坚硬的颗粒,象长满了一颗颗黄豆。借着头上的灯光,她拨开男人的头发,看见他脑袋的发根下,长满了一粒粒圆圆的褐色的痂子,就象被整整齐齐镶嵌在那里一样。

“不要停,使劲抓。”男人有点不耐烦了。

阿丽硬着头皮,伸出手指用指甲从他的头皮上划过,她觉得几个痂子轻轻地松动了一下,但是男人没有出声,看样子不痛。于是,她使用习惯的动作,十个手指象 梳子一样,在他的头上飞快地抓弄起来。“哒哒哒......”终于,痂子一粒粒地开始从头上脱落,掉在她脚下的地面上。脱落后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个的凹 坑,象是剥光的玉米棒子。

很快,他脑袋上的痂子全部掉光了,他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太爽了,干脆,你再给我抓抓背吧!”

说完,他两手将身上脏兮兮的汗衫往上一捋。灯光下,阿丽恐惧地看见,他的背上也跟脑袋一样,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痂子。

饮料杀菌设备
邢台平乡县4千-5千房价
钢材图片
饮料桶玻璃
平乡县5千-6千新楼盘
安阳建材
饮料研发
邢台平乡县5千-6千房价
建筑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