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养生

梧桐大盗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4:32

北美的秋天,随着枫树叶子纷纷朝着华尔街金融市场的周边脱落,寒意笼罩时代的上空。纽约州的商铺大都关了店门,等待的一张张招聘广告也没有回落。散落一地的面包屑比股票的利润要值钱的多。  秋的颜色很飘零又不自然,约瑟夫?阿奇巴尔德是个瘦削的中年男子,穿着破旧的夹克,嘴上叼着剩余的烟头,盯着报纸上的每一个广告,就这样看着,希望寻找可以解决懒惰的契机。  一九三零年,阿奇巴尔德一直无所事事,他说,他的股票赔了,但总归没有像那些大亨那样惨淡。阿奇巴尔德又像一个幻想狂和理想主义者,他说,金钱应该属于每个自然人的,而自己应获得荣耀的那份分红。  银行纷纷关门,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和穿着破旧烂衫的嬉皮客一样自怨自艾,阿奇巴尔德就像一只懒猫一样醉醺醺地盯着墙角发呆,一动也不想动。其实就算没有这些外因,阿奇巴尔德也一样贫困潦倒。  他饮了一口墨西哥的啤酒,没有精神。死寂不仅弥漫在曼哈顿街区,也笼罩在屋子里面。  “我说,伙计。你得找点营生。”阿奇巴尔德对着一面裂开的镜子里面的自己自言自语。  阿奇巴尔德没有刮胡子就出门,逛了一圈的店铺,没有一点希望。直到看到报纸广告上的一道板块的缝里面的消息,他才喜出望外,精神瞬间就振奋了。  “太好了,我会成为富翁的。”  下午时分,街头有几个混混闯进了啤酒店大闹了一场,阿奇巴尔德才从里面啤酒馆喝了啤酒消愁。    劳伦斯是一家商铺的店长,他很肥胖,脑袋又秃顶,长得不算标致且行动迟缓,去年他还赚了一笔财富,今年却黯然神伤,他说,金钱在纽约的下水道里面腐烂了。劳伦斯一边打理着好久没扫掉的灰尘,一边无力地哼着北美民谚,这里已经好久没人光顾他的营生,他也预想着自己的生意到底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劳伦斯正坐在自己的店铺里面,,转过头,阿奇巴尔德样子很奇怪地站在店铺的柜台面前。劳伦斯次见到这个顾客,感到很奇怪。  在阿奇巴尔德出现的时候,才发现已经和当初他玩世不恭的叼着烟卷的样子不一样了。他变得非常严肃而一本正经,尤其是出现在劳伦斯面前的间歇。  “哦,我尊贵的上帝。”劳伦斯看着面前的阿奇巴尔德,吃惊地大笑,劳伦斯想着自己生意到来。  “是的。我尊贵的朋友。”阿奇巴尔德鼻梁上戴着深褐色的墨镜,这和他瘦削的脸不相衬,如果戴在劳伦斯的脸上或许会好看一些。阿奇巴尔德双手插在自己的西装的口袋里面,一副议员的打扮。  “上帝,请问你要选择什么?”劳伦斯从肉脸上笑起一丛褶子。  “我尊敬的伙计,我需要你一袋金钱,总计三万美元来解决家用。”阿奇巴尔德的脸色有些通红,不紧不慢,一字一句地慢悠悠地说,他对自己的行为很有把握。  面前的劳伦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惊愕的神情看着他,阿奇巴尔德隐约地感觉到对方的害怕。因为,阿奇巴尔德手上有枪。阿奇巴尔德把腰间的短口径小枪拿了出来,看着满脸肉褶的劳伦斯,戏谑地笑了笑。劳伦斯不以为然地看着阿奇巴尔德的面孔,好像并不害怕阿奇巴尔德。  阿奇巴尔德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知道对面的劳伦斯希望用思考来为自己争取时间,但阿奇巴尔德并不这样想,他想要的是自己在股市失去的金钱。另外,阿奇巴尔德还是一个乖张的赌徒,希望这笔金钱能够一本万利,他觉得自己很绅士,以至于忘了自己是打劫者的身份,而忘了要更高的价。  “我相信,你能做到,因为你能在我的枪口下感到害怕。”阿奇巴尔德褐色镜片下的脸色愈发的绯红,变得不自然起来。  “我相信,但是也许,你应该知道,我们可以谈谈。”劳伦斯居然面色很淡定地对阿奇巴尔德说。  “不,你并没有害怕我,对不对?”阿奇巴尔德好像有点愤怒,他抽出右手,往柜台面前使劲的拍了一下,柜台上有重重的灰尘飞起,扑到褐色镜片上面。阿奇巴尔德的左手一直没有放下来,他知道,只要枪口不放下来,自己就能享受金钱的荣耀。  “不,我亲爱的主顾,我真的感到害怕了。”  “不,你没有,你分明在笑。”阿奇巴尔德一声嗔怒的声音从喉管里喷涌出来。  “好的,我真的害怕。”劳伦斯收起了嬉皮的笑容,脸上的褶子印儿从肌肉中慢慢回落。看样子,气氛变得慢慢的紧张起来。  “那么在你还没有扳动扳机的时候,你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劳伦斯面色凝重,对阿奇巴尔德说。  阿奇巴尔德右手拿下褐色墨镜,快速的把它藏在衣带里面。继而换了右手举着枪口对准劳伦斯,阿奇巴尔德的样子很难看,脸颊越来越红,不时有汗珠子从额头上流下。  “因为我的股票亏钱了。”  “不,先生。很多人的股票都亏钱。”  “因为我的面包,还有啤酒……”  “不,阁下,在这个大萧条时期,很多人都没有剩余的面包,也没有啤酒。”  “不,不,不。我应该指正你,我在这个秋天,这个上午,我喝了三瓶啤酒。另外,我有三个孩子,他们需要我来养活。”阿奇巴尔德情绪格外激动,“现在是我拿着手枪对准你的脑袋在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劳伦斯。”劳伦斯不紧不慢地说,看样子他并没有害怕阿奇巴尔德面前的枪口,劳伦斯用手中的抹布擦拭着柜台上的灰尘,继而没有理会阿奇巴尔德。  “请你尊重我,劳伦斯。”阿奇巴尔德抽动了一下身子,因为他的身体开始有无法预知的下坠感而摇摇摆摆,他的手腕一直变得沉甸甸的,他完全不知道一支手枪的重量怎么和和一个铅块的重量一样。  “是的,我很尊重你,可是我要干活,我要做生意。你瞧,现在还是下午,没有打烊,我必须做生意。”劳伦斯解释,看着走进来的一个穿着皮夹克的顾客史蒂夫微笑着。  史蒂夫是劳伦斯的老顾客,正微笑着慢悠悠地走过来。但阿奇巴尔德却示意他出去,这让史蒂夫大惑不解。他觉得,这里完全没有什么危险会伤到他。  阿奇巴尔德脸色很红,看着劳伦斯,又看着史蒂夫,无奈地大笑,“我亲爱的伙计,你现在可以用他来垫背为自己解忧。”  “是的,阁下。”劳伦斯感到可笑无比,但不好说什么,他有一种如鲠在喉的荒诞之感,“但是我分明觉得你已经喝醉了。”  “不,我没有喝醉。”阿奇巴尔德的红色面部已经随着满嘴的胡话变得愈发的焦躁,“不,我没有,没有喝醉。”  “嘿,伙计。你提着空啤酒瓶在做什么呢?”一旁的顾客史蒂夫结完帐,不解地看着阿奇巴尔德。阿奇巴尔德没有回过神,只觉得自己已经被一股重压束缚在地,旁边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和一地的玻璃渣子。阿奇巴尔德狼狈极了,他正在面对拳头过后酒醒时的尴尬,原来,他的手上根本不是手枪,而是一个啤酒瓶子。几分钟以后,裤子上有被刚才打碎的瓶子溅起的啤酒液体弄脏的痕迹。  “是的,伙计。那,我家里没有孩子,我不需要那三万来养活他们,事实上,我拿着啤酒瓶,是看了《华尔街日报》的招聘启事来到你这里的,是的伙计,我没有撒谎。”阿奇巴尔德看到劳伦斯站起来,才掸着身上的灰尘,戴好褐色的墨镜,无比尴尬地说。  “不,我的醉汉大盗,你又开始撒谎了。我的店就要打烊了,不需要应聘。”劳伦斯擦拭着被阿奇巴尔德划伤的玻璃渣子,挤起肉脸上的褶子,用了和阿奇巴尔德一样的戏谑的表情对他说道。   共 27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癫痫大发作时做好护理工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