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疆信息港 > 科技

梦回武唐春 第234章 女人心计

发布时间:2019-09-25 22:35:47

梦回武唐春 第234章 女人心计

“叔父但説无妨。”薛绍僵着一张脸,故作淡然的回道。

李遥见他这般紧张的模样,心里一早就乐翻了,他自是知道,现在大唐的文武百官,皇亲国戚,个个以求自保,免得遭武则天铲除异己,自己突然一下説起他哥哥薛顗,这肯定得让薛绍紧张。

不过话即是説到这儿,李遥也不能停下来。

闷在那儿想了一会儿,李遥这才乐道:“太后,怀义好像是听説,驸马爷这哥哥,可是和琅王爷走的挺近啊!他们关系定是挺好……”

“叔父,你此话就説错了,我哥薛顗可远在封河,哪里能和琅王爷有什么交情呢?你这説的不对。”李遥话还没来得及説完,薛绍便是着急的大叫了起来,开口将李遥打断。

大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琅琊王李冲可是武则天的死对头啊!两人是谁看谁都不顺眼,若不是李冲势大,武则天可能一早就将之除掉了,谁敢和他走得近,那不就是往武则天的枪口上撞吗?

薛绍如此急着澄清他哥哥与李冲没有关系,那不就从反面衬托出了他心虚吗?所以説,这薛绍毕竟还是嫩了diǎn儿,如果换做是有经验一diǎn儿的,他不会像薛绍现在这般紧张与着急。

李遥乐的呵呵一声笑,又道:“驸马,你这着什么急啊!我不过就随口一説嘛!反正我都是道听途説的,你也知道啦!何必这般紧张呢?常言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这样,反而会让我们觉得,你这是在心虚啊!”

“叔父,你……”薛绍被李遥説的哑口无言。

两人话説到这儿,对面座着的武则天,脸色早已是阴沉到了极diǎn,一向谨慎的她,是容不得身边有半diǎn儿隐患的,李遥刚刚那随口一説,到真是给她狠狠的提了一个醒儿,武则天这阵儿就在心里思考,自己是得好好的提防一下薛家才成。

并不是説薛绍娶了自己女儿,自己就得把他薛家当成是自己人了,武则天现在算是一下清醒了过来,把这事儿给想明白了。

抬头盯着一脸尴尬的薛绍,武则天冷笑道:“怀义刚刚説的,你就当戏言吧!不过哀家好像是记得,你哥哥薛顗那封河县候,好像是琅琊王提拔上升的吧?这事儿,哀家没有説错吧?”

“这……”薛绍再次傻眼。

“那这样吧!本太后就给你哥哥升个官儿吧!”薛绍再次哑言,武则天突然是伸手轻拍一下身前长案,对薛绍説了这么一句。

薛绍心里咯噔一下,额头上立马冒起豆大汗珠,心里彻底的慌了,往往武则天説出这种话的时候,那就证明她已经将要升官这人列入黑名单了,以后只要这人有任何不利于她的动向,会被她想方设法的除掉。

她就是这样一个手段狠辣的女人,这一diǎn勿庸置疑。

李遥见薛绍闷在那儿连话都不敢説一句,他又是配合的乐道:“那太后,不知你想要给薛顗升个什么样的官儿呢?”

“堂堂大唐驸马爷的亲哥哥,怎能只做一个封河县候呢?这样吧!把他调去济州做剌史吧!这样的话,他的官职就和狄仁杰一样大了,济州离着荆州不算很远,两人还能相互照应,这挺好的。”武则天低头想了一下,她才长长的説了这么一句。

李遥当即瞠目结舌。

历史上记载,説薛绍和李冲一起造反讨伐武则天的时候,他正是在济州做剌史,刚刚得知薛顗现在是在封河做县候的时候,李遥还有些惊讶,认为是不是史官记载错了,可他现在才知道。

原来薛顗做了这个济州的剌史,这一切都是拜自己所赐,也就是説,历史上的薛顗成为济州史,都是因为自己所伴演的冯xiǎo宝这个角色,现在在武则天面前説的这一番话而导致的,不知道薛顗要是知道了这事儿,他心里又会做何感想。

而李遥,他并没有见到过薛顗本人,并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但就单从他敢和李冲一起起兵讨伐武则天这diǎn来看,他肯定都比眼前这个薛绍有种,説薛绍就是一倒霉蛋与软男人,那亦是不为过,薛顗自然比他强上不止一倍。

正当李遥座在那儿,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他身旁座着的薛绍却是早已傻眼了,还是太平公主绕手到他身后

梦回武唐春  第234章 女人心计

,轻轻掐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赶紧的向武则天跪拜,并谢道:“薛绍代哥哥,谢太后大恩。”

“不用谢了,一会儿午膳过后,哀家就命婉儿拟旨,八百里加急送往封河,让你哥尽快去济州走马上任吧!”武则天淡淡的挥手应道,一脸的不以为意。

薛绍忙不迭diǎn头,心里慌张不已。

李遥看得直摇头,更是在心里看不上这薛绍,就这么diǎn儿事就把他给吓成了这样,你让李遥如何能看得上他呢?

而接下来的这顿午膳,薛绍可谓是吃的胆战心惊,席间他是一句话不敢説,只有闷头往嘴里送着东西,到是李遥座在武则天旁边,一边吃一边和武则天聊天,两人到是聊的有説有笑,开心不已,还把太平公主都给凉快到了一边儿去。

直到一个时辰后,午膳吃完了,薛绍这才赶紧的和太平公主一起告退,着急的离开了内阁,回去了薛府,薛绍一回到薛府,便是连忙找到了自己老爹,把这事儿给他説了一遍,他爹比起他,自然是要淡定的多,也没多説什么,就去写了一封家书,派人先一步的给远在封河的薛顗送了过去。

皇宫内阁之中。

薛绍和太平公主刚走不一会儿,武则天便是命上官婉儿拟了一道圣旨,然后派人给薛顗送了过去,可以説,武则天的这道圣旨和薛顗他老爹的家书,就是前后差一步的送去封河的,至于説薛顗会先收到谁的信,那这就另説了。

把这事儿干完了以后,武则天又是对上官婉儿説道:“给狄仁杰也拟一封密信。”

“太后,你难道是想让狄大人监视薛顗,所以才升他官儿,调他去济州做剌史的吗?”李遥惊讶的追问。

“什么叫监视,别説的这么难听,就是随时注意一下他的动向罢了。”武则天则是淡然的回了李遥这么一句。

李遥立马扯起脸,一阵无语,心想,武则天这女人果然不愧是中国历史上了不起的女皇帝啊!她做事除了狠辣以外,就是这般滴水不漏,让人无法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插科打浑,看来以后自己也要xiǎo心行事才是,否则的话,自己也有可能性命不保啊!

想明白这些事儿,李遥也是赶紧的回过神来,对武则天説道:“那太后,我就暂且先出宫一趟,回去把爹娘送回老宅子里,然后晚上再回来侍候太后。”

“怀义啊!我好像听説,你爹娘住的老宅,就是长孙家的老宅是吧?”武则天突然问了李遥这么一句。

“额……”李遥一下就被堵的不知道该説啥了。

他怕的就是武则天提起这事儿,现在好了,该来的始终是来了,李遥心里不紧张还能干嘛呢?

不过李遥不是薛绍,他不会像薛绍那样,被武则天一句话就给问的慌了神儿,短暂的紧张了一瞬之后,李遥快速的冷静下来,静道:“太后,我爹娘住的老宅子,的确是长孙家的老宅子,不过这宅子却是我从安道买手里赢来的,那夜在凌楼的时候,我与他比试刀法,将他赢了,所以他才把老宅子给了我。”

“长孙家老宅你也敢要,你还真是不怕得罪哀家啊!”武则天冷笑。

“太后恕罪,如果太后不喜欢怀义爹娘住在那儿,那怀义这就回去叫爹娘搬来义府。”李遥赶紧的给武则天跪下,低头长长的叫了起来。

武则天转念一想,李遥之前赢这宅子的时候,他其实是并不知道安道买会把这长孙家老宅给他的,所以他这倒也算是无心之失,不能説是多大罪过,自己若是对他这般xiǎo心眼儿,那到也有些説不过去。

而且李遥对自己用处很大,武则天当然不会就这般因为这diǎn儿xiǎo事儿,而对李遥怎样,只有先施以李遥恩德,才能抓住他这个人,让他死心塌地的给自己办事儿,这便是武则天的女人心计。

所以武则天便是故作释然的diǎndiǎn头,对李遥説道:“不知者不罪,即然你之前并不知道这事儿,那哀家也不怪你了,那宅子你就留着吧!该住就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谢太后宽容,怀义感激不尽。”李遥长舒一口气,赶紧的给武则天道谢。

他这阵儿,是真的感觉身上轻了好多好多,刚刚武则天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要説武则天要怪罪他,那他压根儿就不怕,反正自己烂命一条,死活都一样,可他怕就怕武则天对安巴布等人下手,那李遥就真的痛苦了。

武则天现在能这么説,李遥也就彻底的放心了。

乐山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乐山治疗白斑病费用
乐山治疗白斑的医院
乐山治疗白癫风医院
乐山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